注册 登录 授权

产品分类
产品搜索
“山货上头条”走进贵州当地小伙组团助力家乡酸汤调料热销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2-05-13

  回不去的故乡,是离开村庄的人难言之痛。时日既久,甚至连乡音都遗忘了。年过三十的莫志林决定做个逆行者。他把3位儿时伙伴找了回来,要复原他们记忆中的乡野和美食。

  父母在他上初中时便去城里做工,姐姐初中辍学后也外出打工,之后早早嫁人。家里的老屋是全木质结构,常年没人居住,破败得很。

  在贵州铜仁陈家寨村,挣脱这片贫困的土地是大多数村民的选择,同龄的年轻人几乎都在外地打工。虽然对于城里人来说,村子里的环境实在很美,四周被高山包围,一条小河绕村而过,水清澈得能看清游泳中的鱼。

  莫志林上过大学,还在大城市佛山工作了两年。得知他辞职回家,父母打来电话好一顿训,骂他没出息。莫家土地少,穷怕了,在父母眼里,在外混得差、没本事的人才会回家。

  新工作索然无味。莫志林意识到,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,他还是想要回家。他有乡土情结。在外打拼的日子,他怀念村里的简单生活,村民们种地、劳作,大家在统一的饭点吃饭,各家各户会串门、互相夹菜。他还想念家乡的美食,腊肉、米豆腐,农家菜,却回味无穷。

  辞职简单,回乡靠什么谋生?莫志林想到做电商。上大学的时候,他为了赚钱,试过开网店。2013年,他再次辞职返乡,租下一间20平米的毛坯房,在网上销售米粉、腊肉、酸辣椒酱等当地的农副产品。

  2015年,铜仁市建立了国家级的电子商务示范基地,他将公司搬过去,员工也由最初的3个人扩充至五六十人的规模。到2019年,他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通过电商平台创下了2000万的销售额。

  闯出了路子,他还想着拉伙伴们一把。小他12岁的邻居莫宙,小名周周,论辈分是自己叔叔。上初中时,周周的母亲得了乳腺癌,姐姐在上学,家中只靠爸爸在建筑工地打工维持生活,他主动放弃学业,外出找活干。在外5年,周周辗转过很多工作,干得最长的是跟着老莫做电商和打包发货。

  陆续返乡的还有杨旭东,外号“东毛”,98年的小孩,高中毕业后在广东工厂里干活。90后莫君年纪大点,外号“俊俊毛”,在福建开过出租车,摆过地摊,还干过餐饮。

  小时候,他们四个人是最好的伙伴,莫志林年龄最大,大伙叫他“老莫”。几个野小子在山野间玩耍,上山采菇、下水摸鱼。长大后,伙伴们纷纷去往大城市,各自谋生,因为没上过大学,只能打打零工,日子过得困苦。

  2019年5月,学设计的老莫打算修葺老屋。他就地取材,从后山砍竹子做窗户,用石头装点房间。花费了半年,老屋大变样,成了贵州当地最有民俗特色的房屋。他把装修过程用视频记录下来,发在抖音上,积攒了100多万粉丝。

  粉丝多了,动力就足。莫志林的电商公司在市区,公路修通后,往返老家只需要半个小时。每次回家,他都喜欢用手机拍拍,有时候找些老物件,还原儿时的场景,唤起许多人的童年记忆。

  和伙伴们聊起来,他产生了新的想法,打算拍摄短视频,记录乡村的生活,让在外打工的游子们看看家乡的变化。

  2020年,34岁的老莫带着俊俊毛、东毛和周周组成四个人的拍摄小团队,创建了“念乡人周周”这个账号。

  3个小兄弟都对短视频完全陌生,一起从头学习策划、拍摄、剪辑。老莫给每个人安排任务:周周形象好,阳光朴素,作为出镜主角;东毛为人憨厚,说话搞笑,作为配角担当;俊俊毛喜欢研究机器,作为助理摄影师;老莫自己负责总体把控。

  视频主角周周性格拘谨,平日里连自拍都很少,第一次面对镜头,十分害羞,试了好几次都不行。

  清晨,周周背着篓子走在乡间,他要去后山砍柴。砍完柴火回家路上,他看见山里的野菜,当地叫“鸭脚板”,他采摘下来,做成了一道美味。

  下雨了,水涨起来,泥沙堆积在村民洗菜的水井池子里,周周带着兄弟东毛一铲子一铲子清理。几天后,他看到家门口放着一只鸡,乡亲们说这是大家伙感谢他清理水井。

  女生节这天,周周记挂着在外上学的姐姐,便把过年用柏松枝熏过的腊肉切了,加辣椒翻炒,再用瓶子装上,给姐姐寄过去。

  前几日,谷雨时节,老莫带着兄弟们,在田地里干了一件“大事”。一大早,他们就光脚跳进泥地里,一亩水田,需要人工翻土,插秧,育苗。四人先用钉耙翻土,再拉起一块长木板,把土地弄平整。东毛翻土时,看见藏在田里的泥鳅,兴奋地一把抓住,对周周说:今天又能做一顿好的。

  傍晚时分,春雨落下,四人收工,往家赶。晚饭在周周家吃,大伙儿在灶头用木材生起火,吃的是捉来的泥鳅,配上豆腐,撒上葱花,一碗泥鳅汤出锅。劳作了一天,伙伴们围坐在桌前,边吃边聊。

  淳朴的乡土生活通过镜头呈现,很快爆火。在抖音,超过1100万粉丝每天追看周周和老莫们的日常。

  春节期间,周周的发小佳佳从城市读书返乡,周周邀请她来家里吃饭,做了盘腊肉炒萝卜干。两人谈起,大城市好不好玩。“没得钱一点都不好玩。”佳佳说。周周开玩笑地说她:“去贵阳读了两年书,讲话的方言你都忘记了咧。”

  “长大了乡音变得陌生,所以儿时才值得怀念。”评论区的一条留言引起了网友们的共鸣。这期内容点赞量超过54万,一下子涨了100多万粉丝,把刚起步不久的伙伴们吓了一跳。

  靠着展示最真实的乡村生活,和家人之间的羁绊,四人一狗的小团队,在建立账号一年多,就实现粉丝破千万的壮举。周周也因此成了当地的名人——上街去卖粉,会有粉丝找到他拍照,也有粉丝会从远方赶过来,只为能够看一眼这个生活在烟火气息中的农村男孩。

  被网友关注后,老莫对视频内容的要求更加严格。在他眼里,家乡是一个童话世界,一草一木间,都藏着最好的食材,早上出门,晚上就能变成一道美味。他想把这些都记录下来,用美食建立起连接。

  春天,山间的野生樱桃开了,小小的如黄豆粒,又酸又甜,当地农妇干完活摘几颗带回去,成为孩子们的饭后水果。这个季节,山上的野葱遍地都是,每家每户挖回去,用野葱和芥菜做成酸菜,就是一道下饭菜。

  立夏节气,村里人过得浓重,周周一早就攒好了一堆鸡蛋、鸭蛋,要做一餐蛋的盛宴。这一天午饭有水煮蛋,煎蛋,蛋花汤还有蛋液裹着肉条过油炸,做成小酥肉。姐姐用毛线编成一个蛋篓,又把鸡蛋用红纸染红,装进蛋篓里。周周把蛋篓挂在胸前,向伙伴们炫耀。

  腊肉炒折耳根、江口米豆腐、珍珠花生、油粑粑……一道道乡间美食拉近了和网友们的距离。很多人说,在周周的视频里看到了乡愁。

  这是要开始带货吗?在商业变现面前,老莫犹豫了。短视频的世界里,昙花一现的走红博主比比皆是,急于变现不见得是好事。

  早期,他自己没有生产线,只能一家家走访、收购村民自己制作的特色美食,再用真空包装售卖出去。收上来的货品质量参差不齐,老莫吃了不少哑巴亏。

  比如铜仁特产的米粉,量一旦要得大,质量就难以保证,有时烘烤得过干,断成一节节的,有时储存不当,会发霉。发货前他要仔细检查,损坏的食品只好自己承担损失。

  有一回,老莫收购了一批腊肉,结果发现食品商的生产许可证过期,遭到消费者投诉。他因此赔付了5000元。

  生产技术跟不上,存储和运输也有隐患。当地的米豆腐,冬天常温下能保存10多天,夏天放2天就会变酸。他只能买回来自己封装。后来关系熟了,他建议生产商购买包装设备,又教给他们高温杀菌的技术,情况才逐渐改善。

  2019年,老莫开始搭建自己的生产线,这两年又根据传统食材研发出新产品,主打酸汤调料和糟辣椒火锅底料。贵州人嗜酸,最为常见的便是红酸汤,用红线椒和特有的番茄“洋辣子”,加高度白酒,封入坛中,再发酵。用红酸汤做成的酸汤鱼,先酸后辣,是贵州人想念的味道。

  老莫的商品原本不愁销售,疫情一来,也不可避免受到影响。抵不住粉丝们的热情,他也想试试抖音这个渠道,便在“念乡人周周”的视频下放了两次产品链接,糟辣椒火锅底料卖出了10万单,酸汤调料卖了4万单。

  初次尝试,销售火爆,老莫和伙伴们却犹豫了。他们担心内容和卖货不能兼得,会让一直支持自己的粉丝质疑他们扎根乡村的初心。

  “好的内容是有力量的。”老莫说,除了在抖音里记录当下的乡村生活,他还想挽救那些消失的记忆。他们会寻找一些老物件,比如过去走街串巷卖冰棍的箱子,用这些道具,在短视频里重现儿时的记忆。

  他注册了新账号——“周莫文化传媒”,正儿八经卖起了山货,至今也聚集起了24万粉丝。老莫想着,在抖音电商“山货上头条”助农项目的支持下,围绕“念乡人”这个品牌,将贵州铜仁的特色美食卖到全国各地。

  5月6日,“山货上头条”走进了贵州,在抖音电商开设“风味贵州”专区,连接优质农特产与全国消费者,焕新贵州区域农产品品牌。老莫和他的伙伴们也加入了进来,向更多人推荐家乡的酸汤调料和特色山货。

  关注老莫和周周的粉丝大多都是在外游历、打工的年轻人,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返回家乡。他们在视频里看到质朴的乡土人情,回味正宗的家乡味道,遥寄相思。

  老莫提到,之所以品牌取名“念乡人”,寓意就是“思念家乡的人”。团队成员的梦想,就是聚合无数有念乡情节的人,“让他们喜欢美食、美景,认同我们的生活理念,将来我们也会推出有品牌有品质的当地土特产品。”

  今年,周周作为“贵州美好推荐官”登上贵州卫视。镜头前,他自信地为观众介绍家乡的美食。乡村生活的美好,获到了越来越多人的点赞和向往。

  但是伙伴们也很清楚,自己只是做了一个示范。真正想要发展乡村,就需要让离家万里的村民们意识到,不是只有外面的世界才有机会。


脚注信息
Copyright(C)2009-2012 腾越平台版权所有